I'm AA
我是AA

Trying hard to create things that make me and you happy, even for a short moment.
我只想画些让我和你能感到一丝快乐的东西,哪怕是转瞬即逝的快乐。
© iaiaa
Powered by LOFTER

住在高处 1-100

电梯

1-100

101-200


第一层楼住着一个阳光的年轻人,他上着大学,打着工,对未来充满期望。


第二层楼住着一对夫妇,从不与对方说话。


第三层楼的住户消失了。


第四层楼住着一个瘦骨嶙峋的婴儿,他快死了,遍地都是呕吐物和排泄物,他的父母没有出现。


第五层楼住着一个目光涣散的胖子,他一边吃着馊掉的披萨,一边看着录像带masturbating。


第六层楼住着一个独腿的老人,他有一道从左肩知道右大腿根的丑陋刀疤,他每天起床会坐在窗口写日记。然后亲一亲他的宠物鹦鹉的头,给它喂食。


第七层楼住着一个戴毡帽的女人。


第八层楼住着一个中年女人,她正在给母亲写信。她忘了有多久没有见到母亲了,她也记不住母亲的地址究竟是什么。


第九层楼住着一个成功的商人,他整理着衣着准备工作。


第十层楼住着一个游魂,它想杀了自己,再杀了所有人。


>


第十一层楼住着一个老妓女,她不知道自己的老狗已经死了,整天抱着它抚摸。


第十二层楼住着一个健硕的屠夫,他的猪骨瘦如柴,地面的血已经染透了地板和钢筋,但是楼下的老妓女不会在意。


第十三层楼住着一个单亲家庭,母亲面如死灰地看着哭泣的女儿,无动于衷。


第十四层楼住着一对少年情侣,他们没有钱支付电费和食物,但仍然在黑暗里对未来有所憧憬。


第十五层楼住着一个单身女人,她得到了一份无趣但稳定的新工作。她坐在房间中央,似乎在思考,又似乎在发呆。


第十六层楼住着一个少女,她躺在肮脏的床垫上,和一群骨瘦嶙峋的人沉溺在大麻的芬芳中。所有人都听她说过她看见父亲raped她的母亲,然后又被他assaulted的故事,但是只有她知道这个故事是假的,她只是离家出走,因为一点小事。


第十七层楼住着一个演说天才,他热爱他的狂热听众。


第十八层楼住着一个眼睛明亮的年轻人,他说他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一个人。他的朋友们嘲笑他,他的亲人阻止他,他的上司炒了他,他失去了很多。但他知道这一切都值得,他希望这一切都值得。


第十九层楼住着一个作家,抱着他的稿纸哭泣,泪水沾湿了没有字的白纸。


第二十层楼住着一个老瞎子,喜欢穿成女人的样子在楼道里走来走去,听每一层楼的声音,然而咯咯怪笑。


>


第二十一层楼住着一个爽快的女人,她的家里贴着廉价花哨的墙纸。


第二十二层楼住着一个市政修理工,他家里藏着四处偷来找来的红绿灯,他有空就去修理它们,但没有一盏亮过。


第二十三层楼住着一个招募兵,他穿好军装,踌躇满志地蹬了一下胶底靴。这将是他第一次离开这个城市。


第二十四层楼也住着一个新兵,他是楼下的新兵从小的邻居与朋友。他觉得战争不会很快结束。


第二十五层楼住着一对恩爱的夫妇,男人喜欢女人坚毅的眼神,女人喜欢男人的钱。


第二十六层楼住着一个好孩子,他想成为一名画家,把他爸爸每天打他的样子画下来。


第二十七层楼住着一条狗,他咬碎了他主人的头,吃掉了他的内脏和脂肪,现在除非吃骨头,否则它要挨饿了。


第二十八层楼住着一个年轻妈妈,她疲惫地哺育着新生儿,轻声哼唱哄他入睡,她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她只是轻拍着孩子,沉沉睡去。


第二十九层楼住着一缸热带鱼和它们的主人。他从来不开灯,满屋幽幽的蓝光只能照清他枯槁的脸,仿佛飘在半空,浮在水里的幽灵。


第三十层楼住着一个老太太,她细心呵护的植物满屋都是,仿佛小小的森林。她认为自己是个随和善良的人,但她忘了她曾经把大儿子绑在槐树上,用电线抽打。她忘了,儿子也忘了。


>


第三十一层楼住着一个手工书匠,他最爱的一本书叫爱丽丝,是用他最爱的女孩爱丽丝的皮肉风干做成的。


第三十二层楼住着一个正在放暑假高中生,他被楼上的脚步声搞得烦不胜烦,决心今天找上楼说一下情况。


第三十三层楼没有人,只有一个吊扇无休止地吱呀作响。


第三十四层楼住着一个梦,它时常在角落里哭泣,偶尔也会亲吻老友的嘴唇。


第三十五层楼住着一个受欢迎的搞笑艺人,从业二十三年来,她只笑过一次场。那时她还年轻,乐观。


第三十六层楼住着一个妇人,她没日没夜地痛哭,听不进任何劝慰,因为她的七个孩子全死了,最大的三十二岁,最小的十一岁。


第三十七层楼住着一个刚失去右手的画家,他认为生活不会再变得更糟了。


第三十八层楼住着一颗心脏,它渴望有人能刺破它。


第三十九层楼的房门打不开也敲不响。


第四十层楼住着一个落魄的年轻父亲,精致的雕花鱼缸和今晨他特地买的小苍兰在他身旁碎了一地,他女人为他写的书被撕破了,他亲手编的藤椅倒了,小婴儿床上堆满了墙纸碎片。他站在还在垂死挣扎的金鱼旁边,不知道为什么一切会变成这样。


>


第四十一层楼住着一只小熊,它想有个朋友,因为它没有。


第四十二层楼住着一个青年,他身上绑着炸药,心里想着妈妈。


第四十三层楼住着一具尸体,它已经干枯了,地上满是汗渍。它干枯太久,空气里只有灰尘的气味。


第四十四层楼住着一个将死的男孩,他吸吮着拇指,想喝牛奶。他想念童年时,后院里那头叫丽莎的小奶牛。


第四十五层楼住着一个得了脚癣的男人,他听从了医生的建议按时抹药,忍着不挠,只是在一些晚上,他会蜷缩在床上哭,因为他痒得睡不着。


第四十六层楼住着一个小女孩,今天是她的十岁生日,她父母举办了一个热闹的生日派对,邀请了她在学校的好朋友,她快乐极了。


第四十七层楼住被木板封了起来,每到刮风的日子,风就会穿过缝隙,发出冷清的呼啸。


第四十八层楼住着一对女人,女人露出健康的躯体,温柔地看着另一个女人小心翼翼地亲吻她的样子。


第四十九层楼住着一个中年人,家里保存着从他大学时代以来的所有生活用品。 


第五十层楼放着一个画家的尸体,他死于铅中毒。


>


第五十一层楼住着一把檀木椅子,它回家后急忙躺在真人皮的沙发上,发出一声舒心的长叹。


第五十二层楼住着一个蝴蝶骨架,他将那个蝴蝶标本师撑起来,套在身上,装作人类的样子。


第五十三层楼住着一个中学生,她在身上穿孔,弄哑了嗓子,剃掉了头发,在黑夜里被星光惊醒。


第五十四层楼住着一个微笑的男人和一个微笑的小男孩。


第五十五层楼传出惊恐的尖叫,以及冰雪融化的声音。


第五十六层楼住着一个被背叛的青年,他穿着肮脏的米色背心,指甲里是汗臭的死皮。他安静地抽着烟,迷茫地听着烟雾飘散的声音。


第五十七层楼住着一个胆小的女人,她把自己紧紧裹在棉被里,一刻不停地对自己说话。


第五十九层楼住着一具尸体,或者说他希望自己已经死了,而且永远不要有来生。 


第六十层楼已经失去了任何意义,你能希望它有什么呢?它没有形状,没有颜色和声音,没有气味和灵魂,没有性,没有道德和堕落,没有欲望,也没有恨。它令人厌恶,但它根本就不曾存在,也不会存在。


>


第六十一层楼来了一个新住户,他从远方的城市来到这里,从一楼爬到这里,气喘吁吁。


第六十二层楼住着一群男男女女,他们在这里进出,一言不发地have intercourse and kiss w/ each other。


第六十三层楼住着一个nudist,他在his nipples上贴上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儿,总在幻想有人在偷窥他。


第六十四层楼,无人。


第六十五层楼,无人。


第六十六层楼,无人。


第六十七层楼,无人。


第六十八层楼住着一个好人,他拉小提琴。但今天不知怎么了,他一边哭着一边朝窗口大喊大叫。


第六十九层楼住着一个患白内障的老川军,战争之后再也没有人想起他。


第七十层楼的住户对我说了一句话,然后甩上门向楼上走去。


>


第七十一层楼住着一个男人,他暗恋的男人今天用钢琴线上吊自杀了。现在那个男人的corpse就摆在他面前。他拿着刀叉,先吃下了男人的右眼,然后又吃下了左眼,脑子里想着他死前的画面。


第七十二层楼住着一群高个子,他们眼睛花白,皮肤黝黑,挤满了整个楼层。


第七十三层楼住着一个男人,壁橱里是他的爱人。他爱他的爱人,因为它每天都在变化,从不使他感到厌倦。


第七十四层楼住着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她们面对着面,从鼻尖开始,嘴唇,下颚,胸部,小腹,喉咙,小臂,膝盖,渐渐连在一起。她们很快,就会变成一个人了。


第七十五层楼住着一个名叫理查德·帕克的帅小伙,他的左腿变成了午餐肉,他的头发变成了刺绣。虽然他不情愿,但他只能孤苦伶仃地生活在罐头里了。


第七十六层楼住着一个羊倌,他最爱的是一只小黑鼻公羊,他把它从小养到大。他也永远忘不了屠宰场的人把它带走时,它的那个眼神,不论他在洗澡,喝水,抽烟,睡觉。那双眼睛永远在看着他。


第七十七层楼住着一个可悲的鬼魂,它附着在任何会发声的东西上,想要讲述他悲伤的故事。现在他附在一个破旧的闹钟上,奋力地跳动着它无力的秒针。


第七十八层楼住着一个古老而和睦的大家庭,直到有一天从外面回来的小少爷疑惑地问了一句为什么爷爷要坐在妹妹的corpse上。


第七十九层楼是一座熔炉,它公平地将一切湮灭,不管是有罪的还是清白的。


第八十层楼住着一个处女,她正被一群无形的人按在天花板上being assulted,他们在她的体内留下无数结合的zygotes,像石榴一样on her uterus wall


>


第八十一层楼住着一个娃娃,他扯下他的手臂,折起他的双腿,扔进手提箱。他要离开这里,一刻不留。


第八十二层楼住着一个父亲,他把摔疼了膝盖的女儿紧紧抱在怀里,一边笑着发出安慰的嘘声。


第八十三层楼住着一个钩匠,她做出了一生中最大最好的一个钩子,并把自己吊死在了上面。


第八十四层楼住着一群精致的手工布偶,他们互相提醒不要吵醒“人类”,“人类”累了,把脑袋插在毛衣针上睡着了。


第八十五层楼住着一个单身小老头,自娱自乐地扭着屁股。


第八十六层楼住着一个刑警,他疲劳地回到家,只想把妻子和孩子搂在怀里。


第八十七层楼住着一个浑身是血的高中生,他很想家,很想打乒乓球。


第八十八层楼住着一个幻影,躺在凉席上,吹着空调,啃着冰棍儿。


第八十九层楼住着一个刚拿到工作的年轻人。挫败疲惫的一天后,他在家门口被自己绊倒,趴在地上不争气地哭了起来。


第九十层楼住着一个蜡烛工匠,他会做很多种精致的蜡烛,可是再没人去买了。


>


第九十一层楼住着一个懦弱的小怪物,它太饿了,但是每当引诱到一个活人,他都会因为对方的求饶而连连道歉。


第九十二层楼住着一个柔美的女人,她一丝不挂,毫不介意地在房间里徘徊。


第九十三层楼住着一个人,他厌倦了孤独。他从窗边跳了下去,因为他也厌倦了住在高处。


第九十四层楼住着宁静和墨水。


第九十五层楼住着一个沉着的男人,他看向外面的天空,突然睁大了眼睛,好像看见了什么。


第九十六层楼住着你。


第九十七层楼的窗外是十公里的冰,还有一百公里的烟尘。


第九十八层楼住着我,我知道一些不足挂齿的小秘密,和一些无从谈起的往事。


第九十九层楼的墙壁上布满了跳动的血管,它们跳动着,不断地输送着养分,直到万物末梢。


第一百层楼住着一个红眼睛的男人,他对自己唱起了摇篮曲。

评论(2)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