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过他们那过不完的人生
© iaiaa
Powered by LOFTER
  2017-08-19 9  

住在高处 101-200

电梯 1-100 101-200 第一百零一层住着一个工人,他在最艰辛最沉默的日子里erected,一只毛糙又温暖的大手给了他一个hand job,不管他射没射,总之他软了。 第一百零二层住着一个喜欢酒心巧克力的男人,他让巧克力在嘴里像sperm一样融化,酒心从他的小臂流下,滴在他的皮鞋上。 第一百零三层住着一个神,他原谅一切,治愈一切,亲吻屠夫的睡脸,为刽子手擦汗。 第一百零四层楼住着法鲁格和米斯巴哈。米斯巴哈咬伤了法鲁格的下唇,法鲁格尖叫着要他去下地狱。 第一百零五层楼住着一个愤怒的青年,她狠狠地摔上门,冲着镜子咆哮。 第一百零六层楼住着一个不可名状的东西,它嗡嗡地靠近,越变越大,越变越大。 第一百零七层楼住着一个平凡的男人,他每次上班前都认真整理整理仪容,捋平廉价的领带,然后出门,淹没在人群中。 第一百零八层楼住着一个平凡的女人,她站在门背后努力给自己一个微笑,驱赶那些瘙痒的、刺痛的、难以忽视的东西。 第一百零九层楼住着一个黑色的小人,他是这栋楼的管理者,负责监视每一个住户的言行。 第一百一十层楼住着一个快乐的女人。她在音乐节上癫狂。她宿醉地回家,倒在肮脏凌乱的家里,像是被谁操了一样。 第一百一十一层楼住着一个消防员,今天他的朋友死在了火场。 第一百一十二层楼住着一个瘦削又柔和的老女人,她指了指窗外,那条夏阳下波光粼粼的大河。 第一百一十三层楼曾住着一对小情侣,他们的恋情结束在霜降的秋天。 第一百一十四层楼住着一个孤独的孩子,他用窗外的雨水做了一个水漏,每天睡前就放在窗前。 第一百一十五层楼住着一个嬉皮歌手,他总是不苟言笑,每一句歌词都是他做过的梦。 第一百一十六层楼住着马克,刚从公司回到家,他对员工说“这是我们最后一天了,而这些是我最后的钱”,他的员工没有感谢他,也不说话。 第一百一十七层楼住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他温好了一杯牛奶放在床头,等待他的妻子,或是死亡。 第一百一十八层楼住着一个单身父亲,他偷偷翻开女儿的日记,因为他不懂她在想什么。 第一百一十九层楼住着一个战争英雄,她再也没有说过话,无论是政府邀请的演讲、报社采访还是与家人在一起。 第一百二十层楼住着一个暴脾气,家里整齐地摆满了酒瓶。他骂声大,笑声也大。 第一百二十一层楼住着一个像钢铁一样坚硬的女人,直到一天她身上长出了一些怪异的角,一碰就令她痛楚万分。 第一百二十二层楼住着一个千疮百孔的女巨人,她再也没有试图站起来过。被蓝色的湖水淹没之前,她听见她的男人呢喃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第一百二十三层楼住着一个丑女人,她正小心翼翼地往耳朵上别一朵花。 第一百二十四层楼住着一个丰腴的女人,在躺在浴池里,双峰变成了山,膝盖变成了小岛,小腹弯成的弧线变成了无法跨越的海峡。 第一百二十五层楼住着一群被摘了眼睛的孩子,他们在偌大的房间中推搡,跌倒。如果他们还有眼睛,眼泪也流干了。 第一百二十六层楼住着两个男人,他们用手枪互相抵着对方的脑袋,冲着对方笑。 第一百二十七层楼住着一个宇航员,他在坠毁的舱室里沉默着,他的心飞向了宇宙,用一种奇妙的方式漂浮在空中。 第一百二十八层楼住着一个电报员,她一生都在为人传递话语,私密的,甜蜜的,无助的窃窃私语。 第一百二十九层楼住着一个炮兵,他不知道自己杀过多少人。 第一百三十层楼住着一个伟大的人,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生活。 第一百三十一层楼住着一群弱智,他们要当天才,于是把所有比他们聪明的人都杀了。 第一百三十二层楼住着一个泥人,每当有人说话,泥塑的脸下面就会传来窃窃笑声。 第一百三十三层楼住着一个天生耳鸣的人。 第一百三十四层楼住着一具腐烂的尸体,它懒散地化成一滩浓水,快乐地散发着浓臭。 第一百三十五层楼住着一对夫妻,他们今天为了红糖罐该放在哪里争执不休,而窗外贴着征兵的海报,战争即将来临。 第一百三十六层楼住着一个穿红裤子、抹红口红的男人,他正和谁打着电话,泪水弄花了他的红眼影。 第一百三十七层楼曾经住着一个青年,他带上吉他往楼上走去,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第一百三十八层楼住着一个穿着肥肿军衣的男人,他一生付出的所有努力和艰辛,他感觉都没有意义。 第一百三十九层楼住着一个女奴隶,每到下雨时,她的被钉过钉子的指关节还会隐隐作痛,可她已经记不起钉子的形状、那时的惨叫。 第一百四十层楼住着一个爱吃钥匙的人,“哎呀你这可不行呀,会死的”他的邻居说,“那便好啊”他说。 第一百四十一层楼住着一个热心肠又唠叨的女人,她最终被人杀害 。 第一百四十二层楼住着一只猫头鹰和一匹狼,猫头鹰说“现在,你应该吻我” 。 第一百四十三层楼住着一个小小的人,他曾经有个很大的梦想,没有实现。于是他选了一个中等的梦想,没有实现。所以他又换了一个小小的梦想,还是没有实现。他的梦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后连小小的他自己也看不见了。 第一百四十四层楼住着一个奄奄一息的编剧,他把吸管插进他的叫作“痛苦”的心房吸食,但是那里面已经快干了。 第一百四十五层楼住着一条鱼,他每天观察着外面的世界。有时专心致志,有时兴致寥寥。 第一百四十六层楼的窗边坐着一个姑娘,她拿着钢笔却写不出她的情话,从少女起直到她长出白发。 第一百四十七层楼住着一个仰望星星的人,他独自笑着说“看啊,那是猎户座,多么明亮啊” 第一百四十八层楼住着一个沮丧的小男孩,他手上攥着一只从同桌那儿抢来的小熊布偶。其实他并不想要任何东西,他只是想和大家玩罢了,而他现在更加孤独了。 第一百四十九层楼住着亚马和法拉吉。亚马说:“从今日开始,我将是你的气息,你的黄金,你唯一的准则,你永恒的主宰。”法拉吉说:“是。” 第一百五十层楼住着一个老太太,她在每一个陌生人身上都看到她的情人的一个部分:藏在了整个世界中,就像从来没有离开。 第一百五十一层楼住着一家人,妻子已经很久没有快乐的感觉了。她看着丈夫和孩子们咀嚼着晚餐,心里涌上一股奇妙的痛苦。 第一百五十二层楼住着一个受了伤的男人,脓肿爬满了他全身。 第一百五十三层楼流淌着一条黑色的大河,它不知该流向哪里,找不到自己的海。 第一百五十四层楼住着一位甜美的少女,你一讲话,她就吃吃地笑,真令人生厌。 第一百五十五层楼住着一个患抑郁症的男人,他给三个人发了一张安眠药瓶的照片,直到他闭眼前也没有人回复他。 第一百五十六层楼住着一个小厨子,他害怕所有人,所以只做菜给自己吃。 第一百五十七层楼住着一个百无聊赖的女人,她每天都想着属于她的日子什么时候到来。 第一百五十八层楼有一个女孩上吊了,只有一个瘦弱的男孩站上了书桌,捧起她的脸颊,给了她一个吻。 第一百五十九层楼住着这个男孩,他沉默地走回家,把瓶中枯萎的花换了一朵黄水仙。 第一百六十层楼曾住着一个冒险爱好者,但他早已不知去向。 第一百六十一层楼住着一个外乡人,他已经记不起家乡门前那条河有多深。前年他说有三米,去年说有五米,今年说有十米。 第一百六十二层楼只有一个小小的坟包,不知埋葬着谁的过去。 第一百六十三层楼的小男孩杀了他的父母和兄弟,用他们的血写字,写在太阳照着的那面墙上。 第一百六十四层楼住着一个瞎子,他出生时看见了银河,当他明白他永远也无法触碰那些星星的时候,他刺瞎了自己的双眼。 第一百六十五层楼住着一个力士,他有天提着十一个头的蓝色蛇首回到家中,人们说那是神的首级。 第一百六十六层楼住着一个漂亮姑娘,她要赴一个约,却快要迟到。 第一百六十七层楼的女人疯狂爱上了她楼上的男人,每晚听着楼上的敲击声抚慰自己。明天,她就会去敲响他的门。 第一百六十八层楼住着一个英俊的杀人犯,他喜欢把猎物按在在地板上剁碎。 第一百六十九层楼住着一只美丽而纯洁的小牛,它的主人每晚都把脸埋在它的洁白的股间,舔舐它那不可告人的地方。 第一百七十层楼住着一家卖雪糕的人,一天一个带着米老鼠面具的人冲了进来,打死了他们一家,各色的雪糕化了一地。 第一百七十一层楼关押着一名文弱的死刑犯,他浅浅地微笑着,谁都说他“绝对不可能杀人”。 第一百七十二层楼的住户感染了一种病毒,这种病毒叫做流感。 第一百七十三层楼生长着一片雨林。一个男人迷失在里面,把自己的四肢百骸遗忘在丛林的每一个角落。 第一百七十四层楼有一盏套了铁灯罩的白炽灯,飞蛾的扑打显得格外刺耳。 第一百七十五层楼来了一个猎人,他把这家的孩子杀了冻在冰柜里,等着他们的单身父亲回家。 第一百七十六层楼住着一个疲惫的出租车司机,刚刚他送走了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女人坐在后座中间,不断地发抖。 第一百七十七层楼住着一个皮肤白皙的男人,一只巨大的黑色的蛾子在他的皮肤下爬来爬去。 第一百七十八层楼住着一个女人,她选择了自己的生,也选择了自己的死。 第一百七十九层楼住着一头水下的豹子,它发出咆哮,但没有人听得见它。 第一百八十层楼住着一个得了糖尿病的老太太,她难过极了,因为她吃光了这个月最后的糖分定额。 第一百八十一层楼住着一只蜻蜓,它已经感到了秋天的寒冷。 第一百八十二层楼住着一座蓝色的山,它披着血红的雪,生长着粉红色的雪松。 第一百八十三层楼住着一个天真的孩子,他打扫着房间,等着心上人的到来。 第一百八十四层楼住着一个阳光的男人,他灿烂地笑着,帮助所有他能帮助的人,虽然他们大多数都没有回来感谢过他。 第一百八十五层楼住着一个海滩救生员,他说每一次救援他都会肺出血,有选择的话,他会永远放弃这份工作,但是他没有选择。 第一百八十六层楼住着一个高瘦的男人,常在大楼门前走来走去,跟在陌生人后面,嗅他们耳根的气味。 第一百八十七层楼住着一个胆怯又鄙陋的人,这辈子只干了一件勇敢的事。 第一百八十八层楼住着一个记者,家里有一根上吊绳。 第一百八十九层楼住着一个带着帽子的男孩,他不知道人们看他的眼神为何那么冰冷。 第一百九十层楼住着一个丑陋的老人,今天晚餐他邀请了他的邻居,他上菜的时候手脚轻微颤抖,吃饭时冲着对方露出一个又大又讨好的笑。而那个笑容昏黄又肮脏,令他的邻居作呕。 第一百九十一层楼住着一个男人,他说他会成为朋友中间最出人头地的那个。 第一百九十二层楼没有人,只有一个冷掉的蛋糕和吵吵嚷嚷的电视。 第一百九十三层楼住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孩,他给自己右臂里注射着一种药物,很快他就不再会饥饿或寒冷。 第一百九十四层楼住着一个胖男生,他不屑与人交往,小心地避开他人的视线。 第一百九十五层楼住着一个诗人,从今天开始他再也写不出诗句。他买了一条灰色的海鱼,而直到它变红发臭,他也没有兴趣处理它。 第一百九十六层楼住着一端旋律,它再也没有在任何人心中响起。 第一百九十七层楼空无一物,只有偶尔一阵叹息似的风卷起尘土。 第一百九十八层楼住着一个老瞎子,他歪歪扭扭地记录着他听过或编造的故事。 第一百九十九层楼有两条楼梯,不论走那一条,都再也没有人回来过。 第两百层楼有两座坟,男人埋葬了自己唯一的孩子,然后埋葬了自己。雨水毫无遮拦地从天而降。 天台 后记 你能看到这里,说明你已经看完了,或者片段浏览了,或者至少稍微了解了这栋楼,非常感谢你。 去年也是这个时候我一时兴起写了1-100,今年一时兴起又写了101-200。我确信我再也不会写了。 哪怕再一时兴起,也不会写这个系列了。我希望这栋楼就这样死了。 今年写得比去年要艰辛很多,因为我一直在避免随意幻想,想从更现实的角度去写一些故事,这让我感觉很费脑子——现实已经非常直接又无聊了,我不知道还要怎么浓缩。 我试图写过一些可爱的人,不过大多数都不怎么可爱。   2017-08-19  
  2017-08-02 23  
  2017-07-25 8  
  2017-07-25 13  

住在高处 1-100

电梯 1-100 101-200 第一层楼住着一个阳光的年轻人,他上着大学,打着工,对未来充满期望。 第二层楼住着一对夫妇,从不与对方说话。 第三层楼的住户消失了。 第四层楼住着一个瘦骨嶙峋的婴儿,他快死了,遍地都是呕吐物和排泄物,他的父母没有出现。 第五层楼住着一个目光涣散的胖子,他一边吃着馊掉的披萨,一边看着录像带masturbating。 第六层楼住着一个独腿的老人,他有一道从左肩知道右大腿根的丑陋刀疤,他每天起床会坐在窗口写日记。然后亲一亲他的宠物鹦鹉的头,给它喂食。 第七层楼住着一个戴毡帽的女人。 第八层楼住着一个中年女人,她正在给母亲写信。她忘了有多久没有见到母亲了,她也记不住母亲的地址究竟是什么。 第九层楼住着一个成功的商人,他整理着衣着准备工作。 第十层楼住着一个游魂,它想杀了自己,再杀了所有人。 第十一层楼住着一个老妓女,她不知道自己的老狗已经死了,整天抱着它抚摸。 第十二层楼住着一个健硕的屠夫,他的猪骨瘦如柴,地面的血已经染透了地板和钢筋,但是楼下的老妓女不会在意。 第十三层楼住着一个单亲家庭,母亲面如死灰地看着哭泣的女儿,无动于衷。 第十四层楼住着一对少年情侣,他们没有钱支付电费和食物,但仍然在黑暗里对未来有所憧憬。 第十五层楼住着一个单身女人,她得到了一份无趣但稳定的新工作。她坐在房间中央,似乎在思考,又似乎在发呆。 第十六层楼住着一个少女,她躺在肮脏的床垫上,和一群骨瘦嶙峋的人沉溺在大麻的芬芳中。所有人都听她说过她看见父亲raped她的母亲,然后又被他assaulted的故事,但是只有她知道这个故事是假的,她只是离家出走,因为一点小事。 第十七层楼住着一个演说天才,他热爱他的狂热听众。 第十八层楼住着一个眼睛明亮的年轻人,他说他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一个人。他的朋友们嘲笑他,他的亲人阻止他,他的上司炒了他,他失去了很多。但他知道这一切都值得,他希望这一切都值得。 第十九层楼住着一个作家,抱着他的稿纸哭泣,泪水沾湿了没有字的白纸。 第二十层楼住着一个老瞎子,喜欢穿成女人的样子在楼道里走来走去,听每一层楼的声音,然而咯咯怪笑。 第二十一层楼住着一个爽快的女人,她的家里贴着廉价花哨的墙纸。 第二十二层楼住着一个市政修理工,他家里藏着四处偷来找来的红绿灯,他有空就去修理它们,但没有一盏亮过。 第二十三层楼住着一个招募兵,他穿好军装,踌躇满志地蹬了一下胶底靴。这将是他第一次离开这个城市。 第二十四层楼也住着一个新兵,他是楼下的新兵从小的邻居与朋友。他觉得战争不会很快结束。 第二十五层楼住着一对恩爱的夫妇,男人喜欢女人坚毅的眼神,女人喜欢男人的钱。 第二十六层楼住着一个好孩子,他想成为一名画家,把他爸爸每天打他的样子画下来。 第二十七层楼住着一条狗,他咬碎了他主人的头,吃掉了他的内脏和脂肪,现在除非吃骨头,否则它要挨饿了。 第二十八层楼住着一个年轻妈妈,她疲惫地哺育着新生儿,轻声哼唱哄他入睡,她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她只是轻拍着孩子,沉沉睡去。 第二十九层楼住着一缸热带鱼和它们的主人。他从来不开灯,满屋幽幽的蓝光只能照清他枯槁的脸,仿佛飘在半空,浮在水里的幽灵。 第三十层楼住着一个老太太,她细心呵护的植物满屋都是,仿佛小小的森林。她认为自己是个随和善良的人,但她忘了她曾经把大儿子绑在槐树上,用电线抽打。她忘了,儿子也忘了。 第三十一层楼住着一个手工书匠,他最爱的一本书叫爱丽丝,是用他最爱的女孩爱丽丝的皮肉风干做成的。 第三十二层楼住着一个正在放暑假高中生,他被楼上的脚步声搞得烦不胜烦,决心今天找上楼说一下情况。 第三十三层楼没有人,只有一个吊扇无休止地吱呀作响。 第三十四层楼住着一个梦,它时常在角落里哭泣,偶尔也会亲吻老友的嘴唇。 第三十五层楼住着一个受欢迎的搞笑艺人,从业二十三年来,她只笑过一次场。那时她还年轻,乐观。 第三十六层楼住着一个妇人,她没日没夜地痛哭,听不进任何劝慰,因为她的七个孩子全死了,最大的三十二岁,最小的十一岁。 第三十七层楼住着一个刚失去右手的画家,他认为生活不会再变得更糟了。 第三十八层楼住着一颗心脏,它渴望有人能刺破它。 第三十九层楼的房门打不开也敲不响。 第四十层楼住着一个落魄的年轻父亲,精致的雕花鱼缸和今晨他特地买的小苍兰在他身旁碎了一地,他女人为他写的书被撕破了,他亲手编的藤椅倒了,小婴儿床上堆满了墙纸碎片。他站在还在垂死挣扎的金鱼旁边,不知道为什么一切会变成这样。 第四十一层楼住着一只小熊,它想有个朋友,因为它没有。 第四十二层楼住着一个青年,他身上绑着炸药,心里想着妈妈。 第四十三层楼住着一具尸体,它已经干枯了,地上满是汗渍。它干枯太久,空气里只有灰尘的气味。 第四十四层楼住着一个将死的男孩,他吸吮着拇指,想喝牛奶。他想念童年时,后院里那头叫丽莎的小奶牛。 第四十五层楼住着一个得了脚癣的男人,他听从了医生的建议按时抹药,忍着不挠,只是在一些晚上,他会蜷缩在床上哭,因为他痒得睡不着。 第四十六层楼住着一个小女孩,今天是她的十岁生日,她父母举办了一个热闹的生日派对,邀请了她在学校的好朋友,她快乐极了。 第四十七层楼住被木板封了起来,每到刮风的日子,风就会穿过缝隙,发出冷清的呼啸。 第四十八层楼住着一对女人,女人露出健康的躯体,温柔地看着另一个女人小心翼翼地亲吻她的样子。 第四十九层楼住着一个中年人,家里保存着从他大学时代以来的所有生活用品。 第五十层楼放着一个画家的尸体,他死于铅中毒。 第五十一层楼住着一把檀木椅子,它回家后急忙躺在真人皮的沙发上,发出一声舒心的长叹。 第五十二层楼住着一个蝴蝶骨架,他将那个蝴蝶标本师撑起来,套在身上,装作人类的样子。 第五十三层楼住着一个中学生,她在身上穿孔,弄哑了嗓子,剃掉了头发,在黑夜里被星光惊醒。 第五十四层楼住着一个微笑的男人和一个微笑的小男孩。 第五十五层楼传出惊恐的尖叫,以及冰雪融化的声音。 第五十六层楼住着一个被背叛的青年,他穿着肮脏的米色背心,指甲里是汗臭的死皮。他安静地抽着烟,迷茫地听着烟雾飘散的声音。 第五十七层楼住着一个胆小的女人,她把自己紧紧裹在棉被里,一刻不停地对自己说话。 第五十九层楼住着一具尸体,或者说他希望自己已经死了,而且永远不要有来生。 第六十层楼已经失去了任何意义,你能希望它有什么呢?它没有形状,没有颜色和声音,没有气味和灵魂,没有性,没有道德和堕落,没有欲望,也没有恨。它令人厌恶,但它根本就不曾存在,也不会存在。 第六十一层楼来了一个新住户,他从远方的城市来到这里,从一楼爬到这里,气喘吁吁。 第六十二层楼住着一群男男女女,他们在这里进出,一言不发地have intercourse and kiss w/ each other。 第六十三层楼住着一个nudist,他在his nipples上贴上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儿,总在幻想有人在偷窥他。 第六十四层楼,无人。 第六十五层楼,无人。 第六十六层楼,无人。 第六十七层楼,无人。 第六十八层楼住着一个好人,他拉小提琴。但今天不知怎么了,他一边哭着一边朝窗口大喊大叫。 第六十九层楼住着一个患白内障的老川军,战争之后再也没有人想起他。 第七十层楼的住户对我说了一句话,然后甩上门向楼上走去。 第七十一层楼住着一个男人,他暗恋的男人今天用钢琴线上吊自杀了。现在那个男人的corpse就摆在他面前。他拿着刀叉,先吃下了男人的右眼,然后又吃下了左眼,脑子里想着他死前的画面。 第七十二层楼住着一群高个子,他们眼睛花白,皮肤黝黑,挤满了整个楼层。 第七十三层楼住着一个男人,壁橱里是他的爱人。他爱他的爱人,因为它每天都在变化,从不使他感到厌倦。 第七十四层楼住着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她们面对着面,从鼻尖开始,嘴唇,下颚,胸部,小腹,喉咙,小臂,膝盖,渐渐连在一起。她们很快,就会变成一个人了。 第七十五层楼住着一个名叫理查德·帕克的帅小伙,他的左腿变成了午餐肉,他的头发变成了刺绣。虽然他不情愿,但他只能孤苦伶仃地生活在罐头里了。 第七十六层楼住着一个羊倌,他最爱的是一只小黑鼻公羊,他把它从小养到大。他也永远忘不了屠宰场的人把它带走时,它的那个眼神,不论他在洗澡,喝水,抽烟,睡觉。那双眼睛永远在看着他。 第七十七层楼住着一个可悲的鬼魂,它附着在任何会发声的东西上,想要讲述他悲伤的故事。现在他附在一个破旧的闹钟上,奋力地跳动着它无力的秒针。 第七十八层楼住着一个古老而和睦的大家庭,直到有一天从外面回来的小少爷疑惑地问了一句为什么爷爷要坐在妹妹的corpse上。 第七十九层楼是一座熔炉,它公平地将一切湮灭,不管是有罪的还是清白的。 第八十层楼住着一个处女,她正被一群无形的人按在天花板上being assulted,他们在她的体内留下无数结合的zygotes,像石榴一样on her uterus wall。 第八十一层楼住着一个娃娃,他扯下他的手臂,折起他的双腿,扔进手提箱。他要离开这里,一刻不留。 第八十二层楼住着一个父亲,他把摔疼了膝盖的女儿紧紧抱在怀里,一边笑着发出安慰的嘘声。 第八十三层楼住着一个钩匠,她做出了一生中最大最好的一个钩子,并把自己吊死在了上面。 第八十四层楼住着一群精致的手工布偶,他们互相提醒不要吵醒“人类”,“人类”累了,把脑袋插在毛衣针上睡着了。 第八十五层楼住着一个单身小老头,自娱自乐地扭着屁股。 第八十六层楼住着一个刑警,他疲劳地回到家,只想把妻子和孩子搂在怀里。 第八十七层楼住着一个浑身是血的高中生,他很想家,很想打乒乓球。 第八十八层楼住着一个幻影,躺在凉席上,吹着空调,啃着冰棍儿。 第八十九层楼住着一个刚拿到工作的年轻人。挫败疲惫的一天后,他在家门口被自己绊倒,趴在地上不争气地哭了起来。 第九十层楼住着一个蜡烛工匠,他会做很多种精致的蜡烛,可是再没人去买了。 第九十一层楼住着一个懦弱的小怪物,它太饿了,但是每当引诱到一个活人,他都会因为对方的求饶而连连道歉。 第九十二层楼住着一个柔美的女人,她一丝不挂,毫不介意地在房间里徘徊。 第九十三层楼住着一个人,他厌倦了孤独。他从窗边跳了下去,因为他也厌倦了住在高处。 第九十四层楼住着宁静和墨水。 第九十五层楼住着一个沉着的男人,他看向外面的天空,突然睁大了眼睛,好像看见了什么。 第九十六层楼住着你。 第九十七层楼的窗外是十公里的冰,还有一百公里的烟尘。 第九十八层楼住着我,我知道一些不足挂齿的小秘密,和一些无从谈起的往事。 第九十九层楼的墙壁上布满了跳动的血管,它们跳动着,不断地输送着养分,直到万物末梢。 第一百层楼住着一个红眼睛的男人,他对自己唱起了摇篮曲。   2017-07-15 2  
  2017-07-08 11  
  2017-07-03 30  
  2017-06-25 1  
  2017-06-10 3  
  2017-06-06 24  
  2017-05-29 3  
  2017-05-27 6  
  2017-03-19 1  
  2017-03-18 26  
  2017-01-27 3  
  2017-01-22 6  
  2017-01-22 2  
  2017-01-21 2  
  2017-01-20 4  
  2017-01-19  
  2017-01-19 12  
  2017-01-17 5  
  2016-12-25  
  2016-12-25 2  
  2016-12-06 5  
  2016-12-05 4  
  2016-12-04 5  
  2016-12-03 2  
  2016-11-19